百度网盘app 字幕加载失败

梦境空间外,此时更是乱做了一团。

曹国舅玉板翻飞,已是与西天的几位大菩萨战作了一团,有伤在身的金刚不坏佛,则是敌住了灵吉菩萨和同样有伤在身的何仙姑,智慧胜佛独斗伤势不轻的汉钟离,而黄眉菩萨则是飞快地朝着大屋的方向飞掠而去。

无支祁本要追那黄眉菩萨,却被老对手国师王菩萨死死缠住,顿时气得他怒吼连连,棍法也是凶狠异常。不过,那国师王菩萨似乎是心中有愧,只是一味防守,根本不去进攻,如此一来,却是短时间内难以分出个输赢了。

眼见黄眉菩萨距离大屋已是越来越近,智慧胜佛也忍不住急声道:“钟离上仙,我一直好意想让,你道门可是真要与我西天为敌?”

汉钟离叹道:“事到如今,我也是身不由己,只望你等莫怪了。”

“哼!”智慧胜佛怒喝一声,终于不再留手,连捏一十八道法印,接连不断地击了过去。

汉钟离之前被流光佛焰所伤,法力不及平日三成,只是堪堪挡下了十五道法印,便已后力不济,被剩下的三道法印击得口吐鲜血,倒飞而出,却是伤上加伤。而智慧胜佛则是身形一闪,便朝着黄眉菩萨追了过去,他心里清楚,若是金蝉子落到了东天手中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。

黄眉菩萨眼见他追了过来,劈手便将不破金铙飞掷而出,挡在了智慧胜佛面前。智慧胜佛无奈,只得再次使出了菩提舍利,以流光佛焰挡住了那金铙,可是如此一来,他终究还是慢了半步,眼睁睁看着黄眉菩萨掠进了大屋之中。

他心中一凉,怔怔地看着近在眼前的大屋,一时间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

不料,半晌之后,只听一声怒喝从大屋中传了出来,接着就是一声巨响,整个房屋便已崩散成了一片废墟。

难道说,屋中还藏有其他高手?事情还有什么转机?

他慌忙定睛看去? 却见废墟之中,只有一人傲然而立? 正是那黄眉菩萨? 而他此时已是再次怒喝道:“人呢?人在哪里?”

初秋快乐乐章纯真迷人

激战中的诸人听得这声音,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? 转头看去,却见黄眉菩萨已是飞射而回,怒指无支祁道:“妖孽? 你们将金蝉子藏在了何处?”

无支祁此时方才重重吐了一口吐沫? 仰天大笑道:“有趣,真是有趣? 一群蠢道士,还有一群傻秃驴,笑死我了,笑死我了。”

众人听得这话? 都是脸色一沉? 纷纷围上前去? 智慧胜佛也忍不住皱眉问道:“无施主,如今金蝉子到底在何处?还望不吝相告。”

无支祁此时已是笑得前仰后合,先是指着汉钟离道:“蠢道士? 你们以为,云翔为何会花尽了心思,专程派人去引你们来此?”

汉钟离此时受伤颇重,被曹国舅与何仙姑左右扶住,听得这话,忍不住面露错愕之色,却是说不出话来。

无支祁又指着黄眉菩萨与智慧胜佛道:“你们以为,我与云翔又为什么会主动出来,趟你们这滩浑水,还要表演猴戏给你们看?刚才你们只顾着看戏的时候,人早就被送出去了。”

“什么?”众神佛齐齐惊呼一声,不约而同地朝着北方看去。

这河西村西面是山岭峭壁,东面是渭河,只有南北两条出路,他们所在的正是村子南边,若是金蝉子从别处逃走,难免要施展飞行法术方能带走,自然逃不过这许多双眼睛,所以,若是逃走,怕是只有往北而去了。

“追!”两边同时一声令下,便要朝北边追去,无支祁却摆了摆手,以那快要笑断了气的声音道:“别追了,别追了,不在那边,人早就走远了。”

众人不禁停下了身形,黄眉菩萨忙问道:“不在北边,会在哪里?”

无支祁指了指东边,道:“你们莫非忘记了?我是水猿大圣,手下的兄弟也都是水妖出身,以水遁术的速度,只怕眼下早已在百里之外的哪个地方上岸了。”

黄眉菩萨皱眉道:“即便是你手下的那些妖族会水遁法术,金蝉子却不过是个**凡胎,却又如何能承受水中这样的速度?”

无支祁道:“这就要问云翔了,他不知从哪里搞来的丹药,便是凡人吃了,也能在水中自由行动上几个时辰。有这丹药在,我那些兄弟带金蝉子远遁也不是什么难事啊。”

众神佛顿时面面相觑,脸上都露出了不善的神色,看来,要想找到金蝉子,也只能先将这妖怪擒住再说了。只是东天、西天毕竟分属不同阵营,面对这难缠的妖怪,却是谁也不愿先出手。

这时,一旁的何仙姑已是忍不住喝道:“黄眉菩萨,你要我们做的,我们已经做到了,还不快快将法宝献上?”

黄眉菩萨听了这话,顿时眉毛一挑,点头道:“好,贫僧言而有信,法宝借你便是。”说着,便将后天人种袋取了出来,便要递上前去。如今这形势,先由道门之人解决了云翔这个祸患,他们再向无支祁出手,无疑是个最好的选择。

正当此时,却听得虚空中传来一个悠闲的声音道:“什么法宝要借出去啊?可否借给云某用用?”话音未落,只见七彩光华一闪而过,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空中,正是云翔无疑,而他的旁边,却是个一人多高的冰块,冰中隐约有人影浮动。

黄眉菩萨心中一惊,下意识地便将后天人种袋又收了回去,口中道:“阿弥陀佛,贫僧不过是与道门弟子开个玩笑罢了,云施主,久违了。”

何仙姑眼尖,一眼便看出那冰块中封着的正是韩湘子,身形一闪便要扑上前去,口中喝道:“妖孽,还不快快将人放了?”

她身形快如闪电,手中青荷也是寒光闪闪,云翔看在眼中,却是没有丝毫的焦急之色,只是淡淡一笑道:“仙姑若是想要,送你便是了。”说着,他用力一推,那封着韩湘子的冰块也激射而出,迎着何仙姑便猛撞了过去。

xiazaitxt